零陆无序

喜欢叶修的痴汉,哲厨,★06★06★06★06★06★06★

mad不行,我要好好开始好好舔叶了
舔叶!!!!

感觉可能考不上了,祈愿450分,堵上我十年寿命,以后所有ssr,只愿现在考450

许愿,许愿,450分,考上高中许愿

〔黄叶/all叶〕hunter(3)

                   

                      佣兵设定,出现的大概是自己乱编的(ノ=Д=)ノ┻━┻,

                      ooc严重,渣文笔,慎入(^・ェ・^)。  

                     过渡一下(?),很无聊,我都快搞成正剧向得了〒▽〒  

                            传送门 可戳        1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叶修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长大后要与他的弟弟叶秋一同继承这个巨大的叶家。当他知道这件事时,他连自家公司的个数都还没有数清。到再大一些时,叶修就已经知道他比叶秋早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这点时间,就能让他戴着“叶家长子”的名号艰苦生活好一段时间。叶修很聪明,他已经从旁人对他的眼神里猜到了太多。  

           贪婪的,妒忌的,失望的,羡慕的,以及自家弟弟对自己那懵懂的憧憬。看起来真是傻的不得了。

            再大一些时,不长眼的人越来越多,发生的事情也不得不让人重视起来,于是叶家做出了一个决定,

 

                       ‘继承人一个就已经足够了'

 

        这是为了保护谁呢?叶修当时猜了半天也没猜明白那些老狐狸的意思.

        他也不想再猜了。

        他也来不及再猜了。

      

         不过都已经过去了,因为时间可以治愈的太多。  

          可以用来形容时间的事物太多了,已经足够让我们来记住时间的美好,而忘记时间最冰冷残酷的本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呜哇,叶修你干嘛呢?!”陈果听着一些叮铃哐啷的声音不断地响才不耐烦的从沙发上醒来。她抱着被子,回过神时仔细想想这声音,顿时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陈果家的店是贩卖枪支的,嘛,表面上是个卖玩具的。她这个店可没顾保镖,一来是不放心,二来是她觉得自己和小唐的身手要比别的一些人好一大截。可现在小唐谁的都休年假,陈果心里还真是挺虚的。她就觉得自己这么好心反倒是找来了个家贼。她拿着小的模型枪跑去那时就在她心里早把叶修骂了个百八十遍。恨不得能立马过去,用这枪把叶修吓得半死再掐死这家伙.

         在一楼的一个小房间里,里面被弄得乱的不得了,打斗的痕迹在房间里的很多地方都可以发现,叶修正坐在沙发上,他的脸显得病态的白,可能因为刚睡醒的缘故,眼睛并不是多么有神,他盯着墙上自己弄出来的那些痕迹,好像还在思考着什么。  

           叶修听到声音刚一抬头,就已经看见陈果拿着一模型枪指着他还说什么“不要脸!你怎么能这样!”。  

        “……”叶修无语哽咽,他点着一根烟,我帮你打了人,我怎么不要脸了?这台词就像苏沐橙看的电视剧一样,既狗血又无厘头。陈果立马也意识到了只一点“……”

       “你这样的店开在嘉士对面你还真没有危机感。老板娘你心真大。”

         “……啊?开在嘉士旁边怎么了?!多少人想着盼着呢!”陈果对他说话的语气有些生气“你还说我们嘉士呢。你倒是说!我好心收留你,你刚刚干什么事了!”

         “嘉士来人了,估计是想和你进行一个长期合作,特别不靠谱,特别危险,基本就是想坑你一顿,给你把人弄回去了。”说着还对陈果报以慈祥的微笑

         “不会吧?哪危险了?”陈果对外瞒的自认为不错的,因为嘉士就在对面,她可一点都不想抢嘉士的生意,混这一行的哪有一个不知道嘉士的,哪怕是个被自己捡回来看柜台的叶修。

        “你是个女生,你还是嘉士脑残粉。就这两点不等嘉士来抢你的,你自己就直接给人家送过去了吧。”

       “……你可以去死了,我说真的,是不是关于叶秋离开嘉士,嘉士没人领导了所以内部乱了。唉,你是不知道叶秋有多厉害!他和苏沐橙。。。”

       “好好好,那照你这么说叶秋这么厉害,不得见一个秒一个。而且我觉得比起这个还是我说的更可靠一些。”叶修的看着陈果很平静的说

        “滚!滚!滚!”

           一条街好像还沉浸在热闹和喧哗中,嘉士那栋紧锁大门的写字楼好像与这氛围格格不入,叶修还真被气急败坏的陈果赶出来了,他在店门口转了一圈,想找个能吸烟的地方,结果一摸口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烟盒已经空了,最后一支刚刚就已经抽掉了,他也没钱,这才无奈的又走了回去。

            叶修开始随意的胡思乱想起来,不过一想到现在她连个烟都没有,一帮小崽子们却在外面胡吃海喝的。说不定魏堔或包子来了还知道给我带点烟。

            正想着,身后有人拍他,叶修连忙回头。

 

           拍叶修的是孙翔,叶修一回头看见是孙翔拍的他,还是有些吃惊的。他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应该是出去谈生意的了。

         “怎么你这几天没回宿舍?我怎么没看见你?你看见东西了吗?”孙翔压低了声音问他

           

          “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  

           “你这几天为什么没回宿舍”

            “ 你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你们别一个两个都这么样!有话快说!” 

            “什么情况?陶轩没告诉你么?我回不去啊。”叶修都还没弄清楚什么事呢。

            “……你最近有联系苏沐橙么?”  

 

               佣兵这个职业的圈子说大也不算大,说小也还真不小,嘉士这个由‘斗神叶秋’一手创建的王朝在其中也是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叶秋离开后,就成了嘉士的头号通缉犯。还在嘉士留下的人对于他一些风言风语的讨论总还是会把叶秋身边的苏沐橙扯进去,名称变一下,还留在嘉士的苏沐橙扯进去。叶修知道以孙翔的个性这种事情他一定不会参与,听闻后肯定也只是讥讽几句,怎么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

 

          “她好像卷进事儿了。你多注意注意她…再说就算你有点老了,总不会连这点事都干不了了吧。再有,你为什么藏在这里?很容易被发现的”  

            “干什么?怎么这么多人问这个,因为在这好啊!这里和多我有缘。”

           “我先回去了…你明天去联盟的那家酒店里去看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果看叶修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就出来找他,看见叶修时,对面的嘉士许久不见的开了门,进去的是谁陈果也只模糊地看见了个背影,还不清楚是谁呢就激动的直摇叶修的手。她感觉叶修没什么反应,便仰起头看他。叶修逆着光,他嘴角上扬,但好像不是太开心的样子。陈果摸到了叶修冰凉的手上的茧子和他手腕上一道细小的疤痕。

          “怎么了吗?”

           “什么?没什么。老板娘走啊,我们先回屋里吧”

 

            “刚刚那谁啊?”

           “孙翔”叶修在想事情

            “ 孙翔啊。”陈果并不喜欢孙翔,对这个将接替叶秋的新佣兵实在是没什么好感。“你想什么呢?这么专心。”

           “……明天我请假”

           “你带我一起干,我就准假。”

           “这又不是玩,这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就已经知道你那…额…本事了”老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我怎么了?虽然确实有点不算很好,但也没你说的这样吧!”她刚刚也只是随便说说罢了

            “我去给你打下手总可以吧”  

           “嗯嗯嗯,其他人什么时候回来,现在兴欣也不过是低级佣兵团,但不至于到现在还回不来吧?”

           “他们去给一个公司去运什么东西了,快了吧。”

             佣兵团是指一些由出于利益而为其顾主作战的雇佣兵组成的合作团队。其中,E、F、G级被称为低阶佣兵团,这样的佣兵团接到的任务一般难度都并不会太高,再说有魏堔和方锐这两个人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能出什么事,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呢。”

           “你去霸图那里看看吧,说不定在那里。”

           “不会吧,那黄少天这个人怎么办”

            “蓝雨不至于会管不住他。黄少天也算得上是在这其中最安全的一个吧。再说霸图和蓝雨谁知道从哪个开始啊!”

            

       

 

 

〔黄叶/all叶〕hunter(2)

       

              佣兵设定,出现的大概是自己乱编的(ノ=Д=)ノ┻━┻,ooc严重,慎入(^・ェ・^)。

          这章是二翔。             ooc严重

          —————————————————————————

          有时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瓶被洒下的水,孙翔不能控制它们流向哪里,也不知道它们会滴在哪里,他怎么也无法阻止。
         他总是被迫看着,看水滴着滴着,就变成了血,不知怎的染在自己身上。

        
          —————————————————————————

       
         叶秋,这么一个厉害的人没有谁会很讨厌他吧。

        一开始孙翔也这么想,只是后来,他变成了自己心中之前的异类。
         再后来他加入了嘉士这个佣兵团,他知道自己是来顶替叶秋的。他也知道嘉士和叶秋之间有问题。
           想着应该是嘉士想要“一叶知秋”,叶秋不想给吧。想到这他还是不满的咂了咂嘴“叶秋再怎么厉害,现在也不过是个已经年老力衰的人而已啦!”
           想到陶轩他们说的话,他还是有点失望的……

       
             叶秋是他初干这行时心目中的目标,他代表着那些年青涩的孙翔心中的许多东西,许许多多说不清的情绪,当时很多人也像他一样,或者说孙翔只是这其中的一个而已。听起来好像有些太微不足道了。
            他希望能像叶秋一样、他期望叶秋能看到自己、他盼望叶秋能夸赞自己、他渴望能和叶秋站在同一战场上……
                渐渐地,他想要成为叶秋  。
          
             之后呢?之后是怎么了呢?
             “啊?好像是忘掉了吧。”

             “啊!比起这个还是文案比较重要吧。”他拍拍手上的文案,走去老板的办公室“杀人的生意还要写什么文案啊,真是。”
        
           

               他远远地听见大门开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谁出去了,刘浩这个副队长怎么当的啊,“还是得我来好好整治整治对风”。

              孙翔一下子正义感上身,坐着电梯直达一楼。然后……然后他就看见了苏沐橙……苏沐橙身上居然还有血。这一下子他可是愣住了,睁着大眼盯着她那伤,还没想好说什么呢,她人就走了。他站着想了想,还是跟着苏沐橙后面,看着她进了自己房间,他这下可真是想不明白了。

            要说在在嘉士他可真是被当成个宝被护着,个个成天一见他来就可了劲的夸他,在这之中苏沐橙可就显得突兀多了,从嘉士里总是冷冰冰的。那张脸和欠她百八十万似的,每天也就在训练室里能看见她,其它时候估计就跟着那个见不得人的“斗神”了吧。

               苏沐橙受伤了,这并不值得孙翔惊讶,重点是苏沐橙受的伤口,看上去像是贺铭他们弄得,他们为什么这么打一个女孩子?!她犯事了?不,不,也有可能是微草的王杰希弄得啊。

     不知道叶秋知不知道这事。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吧……
  

      ——————————————————————————

               “恩,写的不错,之后开会的时候,你就讲这个。”陶轩就是这个看着温和的中年人,即使是怎么看都不像是投资佣兵团这种的人呢。

               “啊,这个,您知道苏沐橙那……”

                 “苏沐橙啊!我现在正要跟你说她呢,孙对有没有觉得她最近有些奇怪啊。”

                        是个肯定句。

                “她……她不是一直这样么?”

                 “唉,小伙子还得多练练啊,我这个没眼实的,都看的出来啦”

               “奥、奥,她?恩,我和她说话不多。”

               “唉,这样跟你说吧,她最近好像在和什么人联络,我怕是什么坏人,想和她聊聊,可她最近总避着我们,你能不能和她聊聊啊……”

              “啊!好啊!这个没问题!”

               “呵呵,我还没说完呢,把她带到酒店里,我们在那好好谈谈她的朋友的事情。”

              “我们关系不是很好啊,她不一定会跟我来……叶秋知道苏沐橙朋友这事么?他应该会管吧,又、又用不到我们来啊。”

             “叶秋他已经不用管了!”陶轩的脸色不太好看。

            “好吧!好吧!那房间在哪,我一块送她进去吧,还省了许多麻烦。”孙翔手心现在满都是汗

            “聪明点是好。只是和她谈谈……房间是在联盟的酒店,后天,房号是……12047,你可要记住了啊。”
孙翔胡乱点点头就出去了。

            “唉……以后还要靠他呢,不过也太年轻了些”

    ——————————————————————————

                 孙翔其实一开始就想好了,他其实也挺讨厌苏沐橙的,但他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孩来说未免太过分了,他从陶轩的话语里听出来了什么。他觉得这事只能去找叶秋了,只能去找那个连面也没见过的人了,只能去找那个堕落了的“斗神”了。孙翔其实对叶秋这个名字有一种奇妙的依赖感。

                   他找到了一楼尽头的那扇木质门,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地打开了门。

————————————
我的进度在哭눈_눈

情感一点也没进展눈_눈

写了这么多,老公连只手都没出来눈_눈

二翔ooc好像有些太严重了눈_눈

下章不知道要写谁,不过一定不会是我老公눈_눈

我好像写我老公啊啊啊(ノಥ益ಥ)

叶神是我老公,小婊砸们不要想了(๑>ڡ<)☆

求小红心,求关注ヽ(爱´∀‘爱)ノ

    
























〔all叶〕清影难言(1)

我在考试前一天码文总是特别顺手,不知为何(ಥ_ಥ)
求小红心ヽ(爱´∀‘爱)ノ
我现在就去好好复习(ノಥ益ಥ)

                “哥哥,这边山都是雪的,那头走失的疯兽不寻也罢了,这山上冷的很,们快回去罢。”一个裹着狐皮裘袄长相喜人不过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对着他前面那个少年说道,从话语里看这男孩便是女孩哥哥了。

               “哎,你可不知这之兽是从西方处供来的,新从那边来的少年喜欢的很,那少年自大狂妄,要是知道这兽没了,还不知怎么刁难。”

              少年拉着他妹妹的手,另一只手提着一盏小灯,转着头,慢慢地扫视着这片雪地。

                “可、可这雪那么大,怎么也不会找到的,指不定它也冻死了!哥哥,回去罢!回去罢!”女孩从那干着急,她可聪明着呢!哥哥何曾怕被刁难?向来心冷的他,为何非要从这大雪天出去找那头兽?一向疼爱她的哥哥,为何在这大雪天拉她出来乱转?细细琢磨,她就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快拉着哥哥回去罢!

       “嗯……嗯,沐橙你看那是什么!”似发现了什么

    “什么呀!那哪有什么…呀!是兽皮呀!”她又看了看“啊!哥哥,那是人!是个人在哪!快过去,看看他”女孩有些惊讶,那人小的很 ,他身上的袄比人还大,仔细看也只看到它小小的黑色人头。

“这就是了,可真真的让我好找 !”

“什么?”

“恩……也算是一头猛兽吧……”

——————————————————————

公年160年,嘉兴59年 ,12月8日, 亥时

嘉兴王朝,峰主苏沐秋。嘉兴峰,弟子苏沐橙。

捡到一少年。

——————————————————————

        他们背着少年,进了个路边的破屋子,一进去就听见窗户纸“呼哧,呼哧”的声音,屋顶还漏着。外头的雪下的太密,夜又那么黑也就顾不得什么了。

          “哥哥这是谁啊?你何时认识的?”苏沐橙皱着眉,她蹲在地上,正看着药,她刚刚也看见了那男孩生的好看,哥哥刚刚那般焦急,也不怪她多想什么了。

           “这是我之前去聚丹会时认的,沐橙你可别瞧他小,他可厉害着呢!”

           “这少年是怎的进聚丹会的?你们怎么相识的?”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也就只与他斗过一次,他人很好……,大可放心。”  少女的哥哥给那男孩上着药“唉,这屋子太破啦!”

             “这里嘉兴的地盘有些远,离烟雨楼倒还好,走上几个时辰也就到了,云秀也肯定会帮忙的。”

               “算了吧,我的身体撑不了他那么长时间,到那里的”

              “其实我觉得这人也没必要救的”苏沐橙垂下头讲,“哥哥,快些走罢,即便是石缝下他们也会去找的,更别提这屋子了”

“没事的,你太紧张了”

“哥哥!它们不知又会用什么罪名来……”

“没事的”他的手抚了抚男孩的脸颊“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这句话不知是对谁说的,像是对破木床上病弱的少年说,又像是在对那焦躁不安的少女说,也像是在对快被驱逐的自己说。

没事的。


12月9日     
某一荒芜郊陵
“你可终于醒了……”

“额…在下叶秋,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芳名。”

“叶秋?…你可好生听着,我是苏沐橙。”

“嗯?那你与…”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是枪系之神苏沐秋的妹妹。”

“唉呀!既然是这样那你哥哥在哪?我可有急事要找他。”

“在嘉兴的峰顶上。”

“那、那里可去不得。快些带我去找他吧!”

这下子苏沐橙也听出不对了。

“你怎么知晓去不得?谁对你说的?你还知晓什么?”

少年平静下来,盯着她“这么看来你还真是苏沐秋的姊妹,和他一样心密。”

外头的风刮的还是那样大。

“我听到外头有马声,你先出去看看吧。”

“不,哥哥叫我看住你。”

“唉,小妹妹你好好想想,你看,你出去了,我身上有伤也走不了多远,你待这儿,虽不知是谁,但它来了看我们一女一小,还不知会做什么……我这么厉害,肯定不会听错!”

叶秋信誓旦旦的对着苏沐橙说

“那你发誓!”
“嗯好、好。我发誓,我叶秋如若是跑了就天打雷劈!”
“还要,恩……还要变小狗!”

“好好好,变小狗,变小狗。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
“你正经点说,我才信!”

“我叶秋!要是骗了这位姑娘就天打雷劈,变小狗!”

“恩,这还差不多,我赶快出去了,你可好好待着”

“嗯,嗯,嗯,”叶秋忙点头,苏沐橙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听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她也没仔细想想,就急着跑了出去。若是那些人来,苏沐秋又不在,那可真就不知会怎样了。

雪还是呼呼的刮着,冻的苏沐橙直哆嗦。她哥哥是修仙者,可她修行之事一点也没碰,不过也是知道些的,苏沐橙不会御剑,只得慢慢跑着。她这一段小路,好歹也走了半里多了,可这路上别说马声了,她连个马毛都没见着一根。她想估计是被骗了,又细细想想若是骗人,哪还这发誓啊,她又顺着另一个方向找去。

这不找了半天,苏沐橙又回那个破屋子里看,就只有一个破床一张被蹬了的被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可真是气的苏沐橙直跺脚。那人应该早走了。苏沐橙这下可就没了主意。她连哥哥给交代好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她现在心里可是委屈。就抱着头在床上哭了起来。
“唉,我还是去烟雨那边找一下秀秀吧。看她能不能帮哥哥,唉呀,也不知道叶秋去了哪?”

叶修现在正在走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他现在想去嘉兴去看望那个败在自己手上的旧友,可莫名其妙的他被绑了,自己在路上还莫名其妙的被人袭击了。大约有百多人,亏着后来又来了几伙,它们对了起来!不然叶修当时可能就被绑那儿了。都也真不知道苏沐秋是惹了什么人早知道就和那些人一起去嘉兴了,即便是绑着,也比现在在大冷天里瞎逛的好!

叶修的弟弟叶秋也不小了,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小时候要离家出走的愿望,收拾了东西就想走,叶修当时想着完成与苏沐秋的约定,想出去。正巧看见自己的蠢弟弟把行李都整理好了,这么好的便宜怎能不占?!不负众望的忽悠走了蠢弟弟,骗走了行李。他想去嘉士,虽然路上险,但他这功夫也不是白练得!

叶修终究还是迷了路,他看见一行人马正巧在旁休息,仔细打量,他们穿的统一的服装就前面领头的两个不与它们相同。















不想考试(ノಥ益ಥ)

〔黄叶/all叶〕hunter(1)

有佣兵设定,其实出现的很少,出现的也是自己乱编的(ノ=Д=)ノ┻━┻,ooc严重,慎入(^・ェ・^)

     就像是找到猎物的野兽,静静的从草丛中观察着自己的猎物,黄少天觉得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叶修一点也不为过。

——    ——    ——    ——    ——    ——    ——    ——    ——    

    “队长!队长!也就是说这次我们的任务就是去杀叶秋,不愧是杀手界的斗神,委托人出价那么高,不过叶秋干了什么事让自己老东家给赶出来了,真够倒霉的。嚯!队长你看霸图、微草、轮回,几乎所有A级佣兵团都加入这事了,是谁先杀到就是谁的钱吧……”蓝雨佣兵团的黄少天对着他的新团长喻文州叨叨着。

     “是啊,不过叶秋前辈会没事的。”那被唤着的儒雅的男人就应该是蓝雨佣兵团的新团长喻文州了。

      “不可能!队长,这么多人来追杀他,他还能飞了不成?!要跑肯定也跑不到哪里去,再说了,机场、火车站、地铁,肯定都有嘉士的人堵在那……”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他,若是让他继续说下去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没见过叶秋前辈吧。既然如此,这样的话就不要乱讲了,还有,他是斗神,不会有人能把他怎么样的。’

       “这是队长你的个人看法?”黄少天小心翼翼的反问道“我虽然没见过他但他就算再怎么厉害,有多么强大也不可能能逃过这么多人的追杀的。再说继叶秋之后的第一人轮回的周泽楷,和他当了十年对手的韩文清,微草的王杰希谁的,噢,对了还有那个叫孙…孙翔的,不都有可能去追杀他……”
          黄少天说着说着又想起当时除了嘉士,整个佣兵界都在想着怎么对付叶秋,怎么才能不让叶秋捣乱,即使叶秋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大家也恨的他牙痒痒,却不能动手;现在,嘉士不知怎的一大锅黑水泼到他身上,都说参加,却都没怎么有动静,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嘴快的黄少天刚刚没多想什么,就把话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他看着喻文州,期望他能给个答案。

       喻文州摇了摇头,那张颇为好看的脸笑了笑 ,用温润的嗓音说:

     “给你纠正一下,对我个人而言,是追,而不是杀。”

——    ——    ——    ——    ——    ——    ——    ——    ——    

    黄少天现在只能拿着一张像是纵欲过度的脸对门外的人说句累感不爱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把佣兵界所有猥琐流的人加起来才勉勉强强能抵这人的一半。

     “喂,你要不要这么不要脸,你觉得我能把任务告诉你么!这事儿有多么严肃你知道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出去把你给就地正法啊!你有本事拿我纸没本事和我pk啊你!我急了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我相信你干的出来,但如果少天大大你没有去男厕单间被我摸走武器,锁在里面,拿走里面的卫生纸的话,你刚刚说的话更有信服力。”慵懒的男声和撕纸声在门外响起。“快说吧,不然纸可就撕没了,就这么几张了,你快说吧,等一会儿你的裤子真的会哭的。用你的话怎么说,恩对,“我急了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

     “好吧!还有几张纸!”黄少天涨着红脸喊。

    “就几张了,你快点儿”男人撕纸的声音还在响着。

       “有本事来pkpkpkpkpkpkpkpk”
       “撕拉~”

     “好,我说!沐橙妹子被关在12楼,12035号房!你快给我纸!而且你谁啊你!问这些干嘛!难不成你是叶秋脑残粉,要替他英雄救美。我看你最多是美救英雄吧!!!!!!不要脸的这位!,我告诉你叶秋肯定会死在我手下,你快给我纸!!!!!!你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

     门外人的声音,撕纸的声音,停了下来。一小卷纸从门下递了过来,那人的手只露出几根手指,黄少天看着他的手想记住什么,他想‘这人的应该是弹过钢琴,手又拿过枪的’。骨节分明却又格外的好看。

        回过神来时,就只听见愈来愈小脚步声和满地都是的白色碎纸屑。
       
         “的了……什么人呀,真是……”
        黄少天这次可真是什么都不想说了。

【楚路】独白 第一章

    

      【在楚子航从“守夜人讨论区”中看见那个红的醒目的帖子以及凯撒・加图索的ID时,脑子里蹦出来的名字不是那个漂亮的红发巫女,也不是风骚的学生会会长,而是那个好像已经被所有人遗忘的 路明非。】

     

           找到他是在餐厅里,整个餐厅现在唯一的食客也就只有他了,他吃了很多,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凯撒和诺诺的事。他坐在路明非的旁边,两个人沉默着吃着饭,路明非啃着鸡腿,楚子航喝着他的牛奶燕麦。

         楚子航想像平常一样说一些让路明非心情好受一点的话,可他像平常一样说不出来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然后他就看着路明非平静的说“师兄你是不是想跟我说老大和师姐要结婚了?”这听起来是个肯定句,楚子航点了点头。楚子航是个很容易理解的人,说话、神经回路很直,掩饰啊、伪装啊,从来都不是他的特长。

    “难为他还想找个委婉的方式开题,但被路明非一眼看破。”

     他们那晚都对彼此说了很多话,虽然中间差点吵了起来,楚子航也生了气。并不是多么好的结局,也并不是多么好的内容,也并没有拉近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是一次不错的谈话,但也只是看起来了。

      楚子航后来回忆这件事,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即使已经知道了结局,自己也会像当初一样给路明非做昂长的思想工作。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看着那个男孩悲伤的样子,自己也会不太好受,“想让他知道还有人在他身边”吧。

      路明泽口中说出机械般冰冷的话:

      “你只是从他身上看到过去的自己吧罢了”




●v● 闲得没事干就码了一篇楚路的我,依旧的小学生文笔啊(╯‵□′)╯︵┻━┻ ,ooc了对不起

顺便说明一下虽然标题是第一章,但是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章,有空就写吧。

时间是发生在第三部的第一章那里,听说所有楚路在第四部里被虐了一发,幸好机智的我打算把四养肥了看(๑•ั็ω•็ั๑)

最后这里06求勾搭눈_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