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无序

喜欢叶修的痴汉,哲厨,★06★06★06★06★06★06★

〔all叶〕清影难言(1)

我在考试前一天码文总是特别顺手,不知为何(ಥ_ಥ)
求小红心ヽ(爱´∀‘爱)ノ
我现在就去好好复习(ノಥ益ಥ)

                “哥哥,这边山都是雪的,那头走失的疯兽不寻也罢了,这山上冷的很,们快回去罢。”一个裹着狐皮裘袄长相喜人不过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对着他前面那个少年说道,从话语里看这男孩便是女孩哥哥了。

               “哎,你可不知这之兽是从西方处供来的,新从那边来的少年喜欢的很,那少年自大狂妄,要是知道这兽没了,还不知怎么刁难。”

              少年拉着他妹妹的手,另一只手提着一盏小灯,转着头,慢慢地扫视着这片雪地。

                “可、可这雪那么大,怎么也不会找到的,指不定它也冻死了!哥哥,回去罢!回去罢!”女孩从那干着急,她可聪明着呢!哥哥何曾怕被刁难?向来心冷的他,为何非要从这大雪天出去找那头兽?一向疼爱她的哥哥,为何在这大雪天拉她出来乱转?细细琢磨,她就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快拉着哥哥回去罢!

       “嗯……嗯,沐橙你看那是什么!”似发现了什么

    “什么呀!那哪有什么…呀!是兽皮呀!”她又看了看“啊!哥哥,那是人!是个人在哪!快过去,看看他”女孩有些惊讶,那人小的很 ,他身上的袄比人还大,仔细看也只看到它小小的黑色人头。

“这就是了,可真真的让我好找 !”

“什么?”

“恩……也算是一头猛兽吧……”

——————————————————————

公年160年,嘉兴59年 ,12月8日, 亥时

嘉兴王朝,峰主苏沐秋。嘉兴峰,弟子苏沐橙。

捡到一少年。

——————————————————————

        他们背着少年,进了个路边的破屋子,一进去就听见窗户纸“呼哧,呼哧”的声音,屋顶还漏着。外头的雪下的太密,夜又那么黑也就顾不得什么了。

          “哥哥这是谁啊?你何时认识的?”苏沐橙皱着眉,她蹲在地上,正看着药,她刚刚也看见了那男孩生的好看,哥哥刚刚那般焦急,也不怪她多想什么了。

           “这是我之前去聚丹会时认的,沐橙你可别瞧他小,他可厉害着呢!”

           “这少年是怎的进聚丹会的?你们怎么相识的?”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也就只与他斗过一次,他人很好……,大可放心。”  少女的哥哥给那男孩上着药“唉,这屋子太破啦!”

             “这里嘉兴的地盘有些远,离烟雨楼倒还好,走上几个时辰也就到了,云秀也肯定会帮忙的。”

               “算了吧,我的身体撑不了他那么长时间,到那里的”

              “其实我觉得这人也没必要救的”苏沐橙垂下头讲,“哥哥,快些走罢,即便是石缝下他们也会去找的,更别提这屋子了”

“没事的,你太紧张了”

“哥哥!它们不知又会用什么罪名来……”

“没事的”他的手抚了抚男孩的脸颊“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这句话不知是对谁说的,像是对破木床上病弱的少年说,又像是在对那焦躁不安的少女说,也像是在对快被驱逐的自己说。

没事的。


12月9日     
某一荒芜郊陵
“你可终于醒了……”

“额…在下叶秋,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不知姑娘芳名。”

“叶秋?…你可好生听着,我是苏沐橙。”

“嗯?那你与…”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是枪系之神苏沐秋的妹妹。”

“唉呀!既然是这样那你哥哥在哪?我可有急事要找他。”

“在嘉兴的峰顶上。”

“那、那里可去不得。快些带我去找他吧!”

这下子苏沐橙也听出不对了。

“你怎么知晓去不得?谁对你说的?你还知晓什么?”

少年平静下来,盯着她“这么看来你还真是苏沐秋的姊妹,和他一样心密。”

外头的风刮的还是那样大。

“我听到外头有马声,你先出去看看吧。”

“不,哥哥叫我看住你。”

“唉,小妹妹你好好想想,你看,你出去了,我身上有伤也走不了多远,你待这儿,虽不知是谁,但它来了看我们一女一小,还不知会做什么……我这么厉害,肯定不会听错!”

叶秋信誓旦旦的对着苏沐橙说

“那你发誓!”
“嗯好、好。我发誓,我叶秋如若是跑了就天打雷劈!”
“还要,恩……还要变小狗!”

“好好好,变小狗,变小狗。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
“你正经点说,我才信!”

“我叶秋!要是骗了这位姑娘就天打雷劈,变小狗!”

“恩,这还差不多,我赶快出去了,你可好好待着”

“嗯,嗯,嗯,”叶秋忙点头,苏沐橙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听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她也没仔细想想,就急着跑了出去。若是那些人来,苏沐秋又不在,那可真就不知会怎样了。

雪还是呼呼的刮着,冻的苏沐橙直哆嗦。她哥哥是修仙者,可她修行之事一点也没碰,不过也是知道些的,苏沐橙不会御剑,只得慢慢跑着。她这一段小路,好歹也走了半里多了,可这路上别说马声了,她连个马毛都没见着一根。她想估计是被骗了,又细细想想若是骗人,哪还这发誓啊,她又顺着另一个方向找去。

这不找了半天,苏沐橙又回那个破屋子里看,就只有一个破床一张被蹬了的被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可真是气的苏沐橙直跺脚。那人应该早走了。苏沐橙这下可就没了主意。她连哥哥给交代好的任务都没有完成!她现在心里可是委屈。就抱着头在床上哭了起来。
“唉,我还是去烟雨那边找一下秀秀吧。看她能不能帮哥哥,唉呀,也不知道叶秋去了哪?”

叶修现在正在走着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他现在想去嘉兴去看望那个败在自己手上的旧友,可莫名其妙的他被绑了,自己在路上还莫名其妙的被人袭击了。大约有百多人,亏着后来又来了几伙,它们对了起来!不然叶修当时可能就被绑那儿了。都也真不知道苏沐秋是惹了什么人早知道就和那些人一起去嘉兴了,即便是绑着,也比现在在大冷天里瞎逛的好!

叶修的弟弟叶秋也不小了,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小时候要离家出走的愿望,收拾了东西就想走,叶修当时想着完成与苏沐秋的约定,想出去。正巧看见自己的蠢弟弟把行李都整理好了,这么好的便宜怎能不占?!不负众望的忽悠走了蠢弟弟,骗走了行李。他想去嘉士,虽然路上险,但他这功夫也不是白练得!

叶修终究还是迷了路,他看见一行人马正巧在旁休息,仔细打量,他们穿的统一的服装就前面领头的两个不与它们相同。















不想考试(ノಥ益ಥ)

评论(4)

热度(16)